国企民企同台竞技 改革创新提高竞争能力

【机械网】讯  中联重科公司日前公布2012年一季报:一季度营业收入116.089亿元,同比增长8.14%。在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中联重科的经营业绩表现依然不俗。  与国企中联重科同处湖南长沙的,还有一家知名的重型机械民营企业三一重工。2011年7月,三一重工以215.84亿美元的市值,首次入围《金融时报》全球500强。尽管所有制不同,我国重型机械业界的这两朵奇葩,却在长沙并蒂绽放。  “国企与民企同台竞技,不存在”与民争利”的问题,相反能够相互产生”鲶鱼效应”,可以引导市场有序发展,增进社会福利。”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瑞说。他认为,国企是否应该从竞争性领域退出,应当完全取决于市场竞争状况,“英雄要不问出身”。  从行业分布看,90%以上国企处于高度竞争的行业  提及国企特别是央企,很多人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垄断”。事实上,从目前的行业分布看,90%以上国企处于高度竞争的行业。  在装备制造领域,除了中联重科外,广西柳工、徐州重工、北方重工等国企同样是行业翘楚,在各自的细分市场占据重要席位。  改革创新提升了国企的管理水平和竞争能力  “央企效益好主要来自这些年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来自管理水平提高和竞争力的增加。”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邵宁日前表示,央企发展快、效益好是靠垄断得来的说法不符合实际。  改革开放以来,国企的市场化改革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一是1978年至1998年,实现政企分开;二是1998年至2002年,重点是“抓大放小”,中小企业基本退出国企行列;三是2003年至今,央企的公司制股份制改革进一步推进,央企及所属子企业的股份制改革从2005年的40%提高到2010年的70%,央企控股境内外上市公司达336家。  2004年起,国务院国资委还开始对央企负责人实行经营业绩考核,结束了国有企业领导人有任期无考核的历史。河北钢铁集团矿业公司董事长王洪仁认为,对国企负责人的考核大大激发了企业的活力。“以前我们企业市场竞争意识很弱,成本控制是企业管理的核心,但员工根本没有成本核算的概念。在考核压力下,我们采用成本分拆术强化了考核机制,取得了很明显的成效。”他说。  为了控制成本,公司负责人考察了同类民营企业,然后把整个开采成本分拆成1032个指标。各个矿山都要拿这些指标去跟同类民企作对比,力争每个指标的成本控制居于国内前列。对于成本控制情况,公司实行严厉的奖惩制度。通过此项改革,公司铁矿石开采的成本由712元/吨降到了约500元/吨,明显低于同行业民营企业。  许保利说,对国企经营存在的弊端,也要予以正视。目前部分国企确实存在公司制度不健全、人事制度不合理、绩效考核不科学、创新活力不足等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还要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打印】
【关闭】

从30年前开始,国企就处于不断的改革之中。但目前的现状却是,国企对经济的控制力不减反增,“国进民退”现象日趋严重。众多学者近年来提出“国有企业再定位”,认为国企只能存在于非竞争性领域,应该从盈利性、竞争性领域全面退出。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邵宁近日表示,如果硬性要求从竞争性领域退出,国有经济将所剩无几。换一个角度来看,即便是退,也有个退向哪里的问题。他认为,首先不能卖给外资,经济命脉不能让国外公司给控制了;但同时,也不能给民企。  邵宁的理由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发展到今天,基本上处于家族企业的状态。内部是血缘关系,管理成本很低,决策很快,弱项是它内部没有制衡,老板一拍板这个事儿就定了。不太适合于大企业的要求。”真的是这样吗?  在我们看来,正是国资委这种似是而非的观点,影响了中国国企的改革。首先,国有经济力量在中国是显著加强了,而不是减弱。不能只从央企的数量来看问题。国企的合纵连横、产融结合、在赚钱的新领域跑马圈地,这些年都做得风生水起。而在新能源领域,国企大举杀进,不计成本搅乱市场,正在把民企逼出市场。其次,打破垄断,重点是说市场制度和市场体系问题,不在于个别企业卖给谁。中国很多市场领域为垄断所累,国企只要不搞垄断,还担心退给谁呀。第三,邵宁谈经济命脉的控制问题,这涉及国企改革的关键。如果政府从未相信过民企可以挑大梁,当然不放心了。但越是如此,越产生不了优秀的大民企。第四,家族企业不适合大企业的要求,这更是胡说!全世界很多大企业、上市公司,都是家族企业。宜家、沃尔玛、台湾王永庆的公司、香港李嘉诚的公司莫不如此,他们的管理水平不客气的说比国企们好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