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从吴晓波到罗振宇, 知识付费IP有哪些“脆弱点”?

导读: 文|锌刻度,作者|李季、星晚,编辑|黎霖
2019年的最后一天,这是罗振宇第五次以“时间的朋友”为名陪粉丝敲钟迎新年了…
文|锌刻度,作者|李季、星晚,编辑|黎霖
2019年的最后一天,这是罗振宇第五次以“时间的朋友”为名陪粉丝敲钟迎新年了。今年的关键词“基本盘”,透露出一股罗振宇独有的“贩卖焦虑”风。
与此同时,大家共同在等待的还有罗永浩12月30日,在微博承诺的对被新东家Sharklet科技解约一事的澄清稿。
有人要在聚光灯下复盘中国经济、中国制造业、中国人财富、中国科学技术创新、中国消费市场和中国教育,有人要在极大关注中解释空穴来风的过去,也为未来的职业生涯留一丝余地。
复盘罗永浩和罗振宇这两个靠嘴吃饭的男人的2019,充满争议、曲折、下行……当新年钟声响起的那一刻,面对飞奔而来的2020,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上市与争议中飘荡的罗振宇模式
10月15日,北京证监局公布最新辅导信息情况,首次披露了罗辑思维将选择在科创板上市。
消息一出,资本、市场关注,但在网友层面更多听到的是,对于罗振宇能否成功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的不看好的声音:随着市场的成熟与发展,对知识付费的争议慢慢的变大,对这一新概念筑起的商业模式的考验也慢慢变得大,因此上市,也许是最快实现变现,消除焦虑的捷径。
2012年,“罗辑思维”脱口秀,让罗振宇套上网红的光环,也让罗辑思维成为知识付费的代表。
到2015年,罗辑思维的营业收入为1.5亿元,B轮融资后估值13.2亿元。从当时的收益来看,罗振宇确实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情。
但在流量变现的道路上,罗振宇也将知识付费带进了争议的漩涡,新书造假营销,站台金融产品暴雷,跨年演讲一年比一年注水严重……
2019年1月的第一天,有人在网上指出罗振宇在前一晚的跨年演讲中引用的巴菲特“名言”,是伪造的语录。也是从那一刻起,罗振宇就开始频繁在各种综艺、脱口秀等公众场合中走穴,营销自己,营销自己的公司,还被更多名人调侃为商人。
其实,一路走来,从创业者到成为网红再到带领公司走上上市道路的老板,罗振宇早就清楚地清楚自己就是商人,而且就是要成为那个赚得盆满钵满的商人。
因此,不论舆论再犀利,抨击他的文章再尖锐,他大多时候都视而不见。
但在这些现象级问题背后,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解读,那就是市场、资本乃至用户对知识付费这一模式开始了重新认知和审视。
罗辑思维作为知识付费商业模式的范本,被贩卖焦虑、收智商税、模糊化解读等争议包裹着。
而从近两年的情况去看,知识付费作为噱头也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用户热情在加速减退,行业发展还是走下坡路。
就在今年5月,《李翔知识内参》停更,这个曾经聚焦高光的知识付费第一专栏的退出,给知识付费的未来之路蒙上了一层阴霾,但这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易观千帆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罗振宇的得到APP在2019年MAU(月独立设备数)从1月的182万持续下滑至4月的176万。
艾瑞数据也显示,得到APP,4月的MAU跟今年1月相比下滑了超过50%。
得到已经在行业中稳居头部位置,因此它在数据上呈现出的下行趋势,很有说明意义。同时,也将对知识付费模式的反思推向了风口浪尖。
面对行业内不规范的财务体系、单一的盈利模式、可持续性不可预见的弊端,不知道罗振宇的“忽悠”在2020年还管用吗?罗振宇能否在2020年登上创业板,在上市与争议中与时间竞逐的罗振宇能顺利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背后的最大赢家吗?
也许,在新的一年,对知识付费的重新审视第一件事就是要改掉这个名字,重新定义……
屡战屡败的“下岗网红”罗永浩
短短一年,罗永浩从一个自带流量的IP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风口毒药”。
七年前,罗永浩刚过不惑之年,创办了锤子科技,唱衰声不绝于耳。时间荏苒,七年后的当下,罗永浩将锤子科技的手机业务卖给了字节跳动,“smartisan”、“坚果”等品牌与他再无瓜葛。
而细数这一年,罗永浩虽然做不成手机业务,但却大胆尝试了多个领域,有社交、电子烟,更有环保材料。频繁的跨界,让人看不清罗永浩的套路,但似乎无一例外,每一个项目都发展得颇为不顺。
年初,与张一鸣、王欣同台对垒时,罗永浩的脸上还颇有自信。面对马桶MT被封杀的情况,罗永浩还对外宣称“拥有全世界最简单的域名,不怕被封杀。”另外,当时为了推广聊天宝而推出的一系列活动看得人眼花缭乱,更是让不少用户认为这是一款只要使用就能赚钱的社交软件。
打脸总是来得太快,从发布会后的第五天开始,有不少用户投诉聊天宝客服骗钱、提现被封号等情况。后来,罗永浩退出了股东行列,在其微博中再也搜索不到相关联的内容,仿佛关于做社交产品的想法,只在梦中出现过。
今年一波三折的电子烟行业,也没有缺少罗永浩的身影。此前,罗永浩积极地推广FLOW电子烟,但很快又澄清自己与FLOW之间没有一点利益关联或任何形式的合作伙伴关系。当初帮
FLOW 发布产品,也仅仅是因为它的创始团队里有多名老同事。
而罗永浩真正的电子烟生意,是小野科技。但就在罗永浩高呼着将重新定义电子烟行业的时候,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告表示“为加强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保护,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
一时间,人头攒动的电子烟行业被泼了一盆水,从头凉到脚。从最新的消息看,罗永浩带着小野电子烟去了新西兰,开始拓展海外市场。尽管新西兰对电子烟持欢迎态度,但新西兰人口仅489万,市场占有率太少。从全球范围来看,电子烟其实就是遭到了“全面通缉”。罗永浩的这门生意,想要翻身实在是难上加难。
在这之后,罗永浩面临的不单是“下岗”,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从一名创业网红变成了老赖CEO。尽管此后罗永浩对此做出了解释,20多天后也被取消了限制消费令,但在大家看来,罗永浩这个IP的价值已经快被榨干了。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12月3日,罗永浩带来了“老赖风波”后的第一次发布会。承担着罗永浩卖艺第一步的“sharklet抑菌材料”,被他吹得神乎其神。很快就有人发出质疑,称其95%的数据都是“彻头彻尾的吹牛”,并且在不久之后,罗永浩也被曝已被解约。
对此,罗永浩在微博上称将针对此事作出澄清,不过截至发稿时间,仍未有消息。另外,锌刻度也向sharklet科技公司发送邮件进行询问,同样没有正真获得答案。
屡战屡败之后,罗永浩还能拿什么来消耗?无论是IP价值还是人脉资源,都很难再允许罗永浩地试错。
还剩下什么能贩卖?
罗振宇与罗永浩,这两个差不多时间降临的人,在若干年后,都成为了一部分人的意见领袖。
“异见者的希望,不苟同于世人之人的希望。”这是罗永浩贴吧中,一位粉丝对他的评价。
或许在一部分粉丝眼中,罗振宇与罗永浩,对于他们来说正如灯塔一般,为他们照亮过一段前路。
但2019年于罗振宇与罗永浩来说,却是黯淡的一年。贩卖焦虑、贩卖理想、贩卖情怀的两个商人,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还剩下什么能贩卖呢?一切,只要时间才知道。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1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2

文|锌刻度 陈邓新 邓晓进

知识付费的两大领头羊,一个月之内两次成为关注焦点。

文/杜超

9月27日,吴晓波的上市美梦破碎。

2016年秋天,锤子科技发布了锤子M1手机,在发布会前夕,罗振宇给罗永浩发了一条微信,内容大意是说:你好好干啊,我们这一波靠吹牛X起家的就剩咱俩了。

10月15日,北京证监局公布最新辅导信息情况,首次披露了罗辑思维将选择在科创板上市。

大概半年之后,罗振宇又和罗永浩在闪光灯下进行了一次240分钟的长谈,期间聊到关于手机、创业、中国经济,两人言无不尽。

消息一出,除了市场、资本的关注目光,不少网友也并不看好罗振宇成为知识付费上市第一股的野心。实际上,从吴晓波到罗振宇,在这场看似没有关联的不约而同上市计划背后,既是一场对知识付费商业模式的考验,也是一场变现焦虑与时间的竞逐……

时间的长河就此分开两条岔路,两位姓罗的胖子在后面的几年中有了大相径庭的境遇,罗振宇和他的罗辑思维一路高歌猛进,已持续数年盈利,并有望以知识付费第一股的姿态登陆科创板。

用上市应对风投回报压力?

而罗永浩则显得消沉了很多,手机业务基本告吹,电子烟项目遭遇最严禁令,新瞄准的鲨纹技术也屡有坏消息传来,2019流年不利。

不约而同,罗振宇与吴晓波在同一时间段谋求上市,这与知识付费市场进入下半场,头部格局已形成有莫大关系。

“我没有情怀,我是只会干这个”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市场呈现“腰型”结构分布,头部TOP3平台占据35%产业规模,腰部TOP4-10平台占据25%产业规模,此外众多长尾平台分享其余的40%份额,罗辑思维、吴晓波频道位列三大头部内容知识提供商。

2019年12月31日,罗振宇的第五次“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如期而至,和往年一样,这场演讲依旧引发了媒体和观众的强烈关注,有所不同的是,在长长的赞助商名单中,又多了几家新鲜的面孔。

当公司逐步进入成熟期,估值也水涨船高:罗辑思维经过5轮融资,当前估值为70亿元;核心为吴晓波频道的巴九灵被收购时,估值为16亿元。

从商业角度来说,“时间的朋友”无疑是近些年来最为成功的知识IP,无论是在影响力还是变现能力上,都堪称业界标杆。以至于后来崛起的的吴晓波和樊登,都在有意无意的效仿罗振宇做起了跨年演讲的噱头。

估值一高,风投热情不会像初创期、上升期那么高涨,融资就没那么容易了。

罗振宇的商业版图显然还不止于“时间的朋友”这一个IP,去年罗振宇旗下的得到APP持续高速发展,在巩固自身知识服务类产品第一阵营的同时,还涉足到了硬件领域,推出了“得到阅读器”,业务版图进一步扩大。

罗辑思维天使轮和A轮融资分别是2013年与2014年初,上一轮融资还是2017年9月25日,距今整整过去两年;巴九灵上一轮融资是2018年3月30日,距今也有一年半。

得到APP的母公司罗辑思维同样也有好消息传来,2019年10月,北京证监局官网披露了关于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辅导情况,文件显示,罗辑思维将选择在科创板上市,中金公司担任辅导机构。

融资愈艰难,风投希望得到回报的渴望会越来越强烈——若按照风投机构大概3年到5年一个募投周期来算,罗辑思维的初期投资者也到了该获得回报的时候,创业企业唯有用尽快上市来应对风投变现退出压力。这也是蘑菇街、美图等诸多互联网公司流血上市的原因。

如果一切顺利,罗辑思维将成知识付费第一股。

于是,罗振宇选择IPO,吴晓波选择并购曲线上市。

在“中年人听罗振宇和老年人用权健没什么区别”的讽刺声中,罗振宇近两年的发展依旧顺风顺水,徒手建立起了百亿级别的知识服务帝国,尽管仍有那么一部分人认为罗振宇是骗子、是割韭菜、是贩卖焦虑,但也并不妨碍其他人源源不断的为“得到”、“罗辑思维”、“时间的朋友”买单。

IPO的优势为估值溢价更高,创始人、风投的回报更为丰厚,劣势为周期较长,当资本市场表现不佳时,估值会有变数,譬如共享办公龙头WeWork上市遭遇“滑铁卢”,估值从470亿美元暴跌至最低75亿美元。

2008年离开央视后,罗振宇从一个靠走穴谋生,惶惶不可终日的“无业游民”,变成今天身家百亿的成功企业家,罗振宇的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踏实,他也毫不讳言自己成功的秘诀:我没有情怀,我是只会干这个。

并购的优势为风投退出周期短,劣势为估值溢价相对不高。

“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

中国股权转让研究中心曾进行研究,红杉中国2005年-2016年投资项目退出情况:有48个项目通过IPO方式退出,回报最高的是聚美优品为88倍,最低的是蒙草抗旱为1.18倍;有24个项目通过并购方式退出,回报最高的是数字天域为11.3倍,最低的是亿程信息为0.62倍。

比起罗振宇风光无限的2019,罗永浩的2019则显得凄苦许多,在罗振宇站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开启“2019-2020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时,罗永浩还在为回应负面传闻焦头烂额。

吴晓波令背后的资本失望了,现在轮到罗振宇接受考验了,能成功吗?

临近跨年的这两天,“罗永浩被Sharklet科技解约”的消息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虽然没有官方人士确认,但依旧让不少人信以为真。因为在此之前,罗永浩在社交媒体上已经有十几天的时间没发过一条关于Sharklet科技的内容。

罗振宇模式的巨大争议

而且更为尴尬的是,自从12月3日黑科技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涉足Sharklet以来,还没有一家品牌公开宣布与其合作。

从央视制片人,到人物访谈节目主持人,人到中年,罗振宇过得并不如意。直到2012年,一档“罗辑思维”的脱口秀节目,以及微信公众号每天一条60秒的语音,让罗振宇成为炙手可热网红的同时,也让罗辑思维成为知识付费的代表。

外界的汹涌质疑之下,罗永浩在凌晨发布了一则消息,称“哦?都传成这样了?那我明后天抽空写一个澄清稿吧”,算是暂时击碎了这一谣言。

更重要的是,在贴上“文化”“深度”“有思想”等一系列标签之后,罗振宇顺利收割了微信和粉丝经济的两大红利期:到2015年,罗辑思维的营业收入为1.5亿元,B轮融资后估值13.2亿元。

如果算上前路未卜的Sharklet,罗永浩在2019年至少有四个创业项目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夭折。

2016年,罗辑思维联手Papi酱以2200万元创造了网红广告拍卖纪录,尽管这场风风火火的营销事件,快速联合又快速分手,但也证明了罗振宇在吸引流量上的不俗能力。

2019年1月5日,罗永浩水立方发布了一款名为聊天宝的App,其前身为逼格满满的子弹短信。但是仅仅两个多月后,外界曝出了聊天宝母公司快如科技团队解散的消息。

与此同时,罗辑思维还在2015年12月上线了得到APP,除罗振宇本人之外,还吸引了李笑来、李翔、万维钢等诸多大咖入住,并推出《李翔商业内参》、《5分钟商学院》等按年付费产品。

2019年4月,锤子科技硬件团队被字节跳动收购的消息被确认,罗永浩经营多年的手机业务宣告易主,有了新东家的坚果手机与老罗再无关联。

这个针对内容付费的试水项目,后来证明是罗辑思维团队打造出的最成功产品——除罗振宇专栏定价为1元外,其余专栏订阅费均为199元每年。根据脱不花2017年底公布的数据,订阅总数已达130万,其营收应该在130万元到2.587亿元之间。

2019年1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电子烟禁令,罗永浩原本最有希望的小野电子烟项目也面临政策性难题。

不过,在流量变现越走越远之时,罗振宇本人也开始深陷一些舆论争议旋涡。

2019年12月,老罗携Sharklet重新归来,但至今仍未收获知名品牌的合作邀约。

2017年,罗振宇新书出炉,在11月11日当天,大批豆瓣红人们为这本书打了五星好评,如此明显的营销事件,豆瓣网友们看不下去了,纷纷给出一星差评。

除了这些,罗永浩在2019年最为让人错愕的还是登上了失信被执行人的名单,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

2018年,贝米钱包暴雷,5.4万人血本无归,这其中也有不少罗振宇的粉丝。因为早在2015年的一期常规节目中,罗振宇和罗辑思维官方微博亲自为其背书,并且表示自己已经投入了不少资金。而在这个事件中,巧的是为其站台背书的除了罗振宇,还有吴晓波。

“学知识的初衷很多时候只是为‘稻粱谋’”

不过,无论是罗振宇,还是吴晓波,二人在各自的跨年演讲中均对背书暴雷的P2P未置一词。

罗永浩与罗振宇私交甚笃,虽然各自的创业方向略有不同,但毕竟都是因“吹牛X起家”。

罗振宇重点打造的跨年演讲是《时间的朋友》。2015-2016年,罗振宇首开“知识跨年”先河,从46亿年前的地球进化史谈到当今社会上人们的生存焦虑,首场演讲在当晚便窜上全国收视排行榜榜首,此后各种知识跨年者纷至沓来。

罗振宇自然是能够懂罗永浩的,尽管目前老罗的现状不好,但是罗胖依然是知道他是要做什么的人。

但罗振宇“时间的朋友”仍然是最成功的,每年的演讲门票均在几天内一抢而空。不过,夹带私货,“观点陈旧”逐渐成为大众质疑的焦点。

于是你能够看见,罗振宇在昨晚的跨年演讲上不点名的调侃了李国庆和王思聪,却没对同样在2019几度上热搜的罗永浩有半句戏谑之言。

到了2018年底的跨年演讲中,罗振宇引用的巴菲特“名言”,被指出是伪语录。甚至,网上嘲讽罗振宇的热门段子是这么写的:
“中年人听罗胖的跨年演讲与老年人买权健的营养保健品,其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别。”

再来说回吹牛的事,其实在创业圈子里,会吹牛是一件看家的本事,比如马云,吹牛吹了十几年,但更牛的是又把自己吹的牛一一给圆了回来。

其实,这些质疑早在2017年就开始出现,一篇名为《罗振宇的骗局》的文章,刷爆网络。与罗振宇同年代的作家许知远,在主持访谈节目《十三邀》邀请罗振宇时,将罗振宇评价为“一个卖胶囊的人,他把知识放在胶囊里面。”

罗永浩和罗振宇同样都爱吹牛,不过有所不同的是,罗振宇显得一本正经,罗永浩似乎却没把吹过的牛放在心上。

这些评价或者段子,足够刻薄甚至是恶毒,但对早就定义自己为商人的罗振宇而言,一概都视而不见——不过,罗振宇显然更想回避的,是整个市场、资本对罗辑思维的商业模式也开始了重新审视。

这或许和二人的性格特点也有关系,罗永浩更像是个理想主义者,罗振宇则显得精明且克制。

罗辑思维作为知识付费商业模式的范本,其背后也是知识付费过去几年的共同争议。有人认为,知识付费是贩卖焦虑;有人认为,知识付费是简化了对知识消化的路径;有人认为知识付费是收智商税;有人认为,知识付费是充分利用碎片时间来充电……

在放弃高薪选择独自创业时,两位姓罗的胖子都有着同样的憧憬,只是在历经了几番商海浮沉后,两位罗老师又选择了不同的路。

从行业大环境来看,以知识付费为噱头崛起的平台很多,真正稳步攀升的并不多。更重要的是,经历了2016年的火爆之后,这个行业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诸多平台呈现用户热情消散现象,产品的打开率、完成率、复购持续走低,行业的痛点迅速演变为束缚行业发展的瓶颈。

罗永浩说:“做手机是不赚钱的,就为交个朋友。”

即便上市也不是知识付费的春天

罗振宇说:“对我们这代人来讲,学知识的初衷很多时候只是为‘稻粱谋’。”

站在资本层面,抛开“忽悠”的成分,知识付费也难说是一门好生意。

在为“五斗米折腰”这件事上,两人的态度有了最本质的变化。

回顾知识付费发展这几年,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是,虽然知识付费从业者,在认识到行业痛点之后,很多开始了转型之路,有的做起线下培训、沙龙,有的开始做远程教育,有的从知识转向相声、评书等娱乐节目,但是这个模式迄今为止并没有护城河——所谓护城河,也就是别人不易模仿的核心竞争力。

当然需要着重说明的是,挣钱这件事,从来就不是件丢脸的事,尤其在以合法手段获得合法收入的前提下,无论是知识分子还是江湖草莽,都应该被尊重且认同。

因为无论是吴晓波,还是罗振宇,都无法去证明自己或讲师团队“搬运”的概念,能有多少核心竞争力,还难以证明“知识胶囊”这件事,是行之有效的。

罗振宇对这个道理明白得比较早,也幸亏明白得早,在知识付费的红利被消耗殆尽之时,罗辑思维依然屹立在行业潮头。

而且,知识付费模式,又是极容易被模仿和超越的——当当网联合创始人李国庆选择在今年6月带领着“早晚读书”向知识付费领域发起冲击,也是这一原因。

在“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上,各行各业的赞助商纷至沓来,软广硬广无孔不入,但并不妨碍外界对于一年一度的知识春晚的超高期待。

另外,哪怕罗辑思维、吴晓波的规模足够大,头部地位明显且稳固,但也难以判定未来发展的可持续性。

同样能把发布会变成粉丝见面会的罗永浩,却还坚持着要把门票收入捐给开源社区,有的时候门票钱不太多,老罗还得自己贴上一部分。

今年5月,连载三年的《李翔知识内参》停更,李翔宣布团队“退役”——作为得到第一个付费专栏,这个超过400万用户的节目,在一定程度上引领了之后的知识付费热潮,而它的停更不仅证明了得到核心资源也就是讲师被透支后的流失,也证明了知识付费的前途未明。

在商言商,这两种模式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对,不过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我依然希望老罗也能像罗胖一样放下点自己的姿态。

得到APP的情况,今年同样不理想。易观千帆的数据同样显示,2019年年初开始,得到App的MAU(月独立设备数)从1月的182万持续下滑至4月的176万;艾瑞数据则显示,得到4月份的MAU甚至还不到今年1月份MAU的一半。

老罗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在被追债的那段难熬的日子里,他甚至还跑到了某微商发布会上帮别人站台,锤粉一片哗然:老罗是真的缺钱了。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锌刻度表示,知识付费这一商业模式之下,大部分平台或者自媒体都存在财务体系不规范、盈利模式单一、不稳定、可持续性差的问题。“从内容出发,要形成流量和变现的闭环,不是靠‘忽悠’就可以站得住脚的事。”

但是相比罗振宇,罗永浩还是明白得太晚了。

可以说,在理性、严谨的资本市场,碎片化的知识付费,因为行业缺乏统一的内容质量和服务标准,出道四年后还是一个太过浮躁的脆弱模式。

最后再说一个小故事,2017年,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拿到了10亿元的投资,转身罗永浩就停掉了他在得到APP上线仅三个月的《罗永浩的创业课》,和罗振宇的知识付费赛道没有了最后的交集。

除了商业模式,“罗辑思维类的知识付费公司”要登陆资本市场还要越过两道障碍。

也幸亏是停掉了这门课程,不然后来发生的事情会让黑粉们更加激动地狂敲键盘:一个老赖企业家还好意思教别人怎么创业?

第一道:监管层对自媒体、内容矩阵等态度趋严。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当前,监管层的大方向为鼓励脱虚向实、鼓励实体经济,自媒体公司都是去新三板或者美国,A股暂时没有。”

也幸亏是有了那一次的交集,罗振宇此后谈起罗永浩,依旧有着挚友般的情怀,跨年演讲上调侃李国庆和王思聪可以,但对罗永浩的评价,要有底线,也要有尊重。

去年第三季度,瀚叶股份拟作价38亿元收购深圳量子云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利欧股份拟作价23.4亿元收购苏州梦嘉传媒有限公司75%股权。这两家公司都收到监管层的问询函,最终抱憾地终止了收购。罗振宇要向监管层证明其自身的价值,方能成为A股自媒体第一股。

第二道:科创板肩负重任、定位六大战略新兴产业。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上市推荐指引》来看,罗辑思维仅满足竞争优势一个条件。不过,目前科创板的门槛在降低、范围在扩大,罗振宇要证明,其符合向科创板的开放性,未来能颠覆行业、回报投资者的“新气象”。

利好在于,在吴晓波折戟之后,倘若罗辑思维成功冲刺科创板,罗振宇将成为知识付费的一面标杆,将引领更多同行和创业者进入知识付费领域。从这个角度来看,监管层或许会有所考虑。

但对于知识付费这个行业而言,即便罗振宇成功敲钟,行业能否迎来真正的春天,依然难以判断——流量红利期过后,摆在创业者们面前更大的问题是,如何探索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去更长远发展。

对此,知乎CEO周源就明确表示:“不管前两年多么容易,这条路现在都不太容易了,必须要走一条新路,找到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