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手机版暴风TV回应传闻:人员有调整 不会解散

导读:  近日,暴风集团旗下深圳暴风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TV”)陷入“公司解散”、“员工讨薪”的传闻中,尽管该公司已经发布公告解释称系部门调整、办公地址变…  近日,暴风集团旗下深圳暴风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TV”)陷入“公司解散”、“员工讨薪”的传闻中,尽管该公司已经发布公告解释称系部门调整、办公地址变更,但依然难掩其萧瑟之境。2015年,暴风集团成立暴风TV,加入当时激战正酣的互联网电视战局,但四年来,暴风TV表面风光,背后辛酸,由于电视业务的拖累,2018年暴风集团亏损高达10.9亿元。随着国内彩电市场萎缩,再加上华为等手机厂商的介入,暴风电视如今正游走在钢丝绳上,未来恐难觅新机会。  部门调整  有消息称,暴风TV向员工正式发出“遣散”通知,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公司决定遣散所有员工,目前公司已搬离原办公地。另外,由于暴风TV亏损问题严重,还有网友爆料称其疑似因拖欠员工薪资,被员工拉横幅追债。  对于上述传闻,5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也联系到暴风公关部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出回应。北京商报记者也拨打了官网提供的服务电话,发现其服务正常。  之后,暴风集团发布澄清公告,称暴风集团关注到暴风TV解散等相关报道。对于上述报道,公司高度重视,经过对相关信息的核查,对暴风智能解散的报道予以澄清。  公告显示,暴风TV系暴风集团控制子公司,暴风集团持有暴风TV
22.6%的股权,暴风TV纳入暴风集团合并报表范围。2019年5月22日,暴风TV管理层与股东召开股东会,正视暴风TV面临的困难,对现状进行分析讨论,提出新的发展战略与对策,股东对管理层的工作表示支持。  暴风TV业务仍在正常经营,为优化结构、控制成本,暴风TV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但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此外,暴风TV原来办公地址的租赁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暴风TV已经搬离该地址,新的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  暴风集团强调,暴风TV不会放弃市场前景广阔的互联网电视行业,未来将通过精细化运营改善经营状况,目前暴风TV的融资事项仍在加紧推进中。  对于调整原因,暴风TV
CEO刘耀平在股东大会上解释道,一方面是基于对优化结构、节约成本的考虑。“通过这几年的建设,很多模块已经成熟,技术进步后用不了这么多人,优化后的人员能够保障公司正常运营。”另一方面,暴风TV电商业务发展较快,目前公司通过电商的销售收入占比已经超过50%,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后,线下销售人员减少,也进行了调整。目前暴风TV在全国各地都有员工派驻,其中深圳和北京较多。  对于办公地址搬迁一事,刘耀平坦言,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原来在高大上的写字楼,搬迁后我们的办公成本可以大幅降低,节约了开支。目前公司位于深圳中国高科大厦7楼的新办公场地已经投用。”  大幅亏损  早在2018年7月,暴风TV便已曝出裁员。当时有报道称,暴风通过裁员50%自救。  暴风TV本是一个互联网智能电视开发商,主要提供暴风人工智能电视、暴风人工智能语音电视等产品。企查查数据显示,暴风TV成立于2015年6月,注册资本4244.3218万元,曾于2019年1月被列为被执行人;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但暴风TV并没有为暴风集团带去利润,反而成为拖累。暴风集团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年报的数据中解释,暴风集团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于暴风TV的亏损。今年一季度,暴风集团营业收入为7120.5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1.6%;净亏损1749.5万元,上年同期亏损2954.17万元。  对于2018年的大幅亏损,产经观察家、钉科技总编丁少将指出,暴风集团的问题和此前的乐视很相似,那就是缺乏自我造血能力、业务线太长,资本市场一旦有变,现金流断档,业务就格外脆弱。  刘耀平表示,亏损主要是计提了相应的权益性投资减值准备、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存货跌价准备等资产减值损失;另外,互联网电视业务为了积累用户,抢占市场份额,营销推广力度加大,成本费用增加。“此次调整后,公司的亏损会大幅减少。”  而暴风集团董事长兼CEO冯鑫曾自信地表示:“暴风TV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而2018年,将达到单个TV的盈利点,即单个用户的ARPU值超过获客成本。”然而,事实却未能如他所愿。  此外,2018年冯鑫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他的目标是2018年暴风TV卖出200万台,到2019年就能进入大规模盈利的状态。但根据暴风集团此前回复问询函的公告,暴风智能电视2018年销量约70万台。  难以为继  从2013年到现在,互联网电视经历了大起大落,公开数据显示,2014-2016年,LeTV(当时称乐视电视)销量分别达到了150万台、300万台和600万台,销售数据直逼一线阵营。  但在2019年一季度,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1202万台,同比下跌1.1%,零售额349亿元,同比下跌13.1%。很多互联网电视企业发展也陷入困境,微鲸变得低调起来,看尚已经没了声音,暴风TV大幅亏损。  “暴风TV目前确实面临困难,现在很多企业都在面临同样的挑战,为了未来可持续发展不受影响,我们做了现在的调整。”在刘耀平看来,AI电视智能有良好的市场反应,用户开机率、活跃率都非常好,所以暴风会把这个品类突出去做。经过多年经营,目前暴风TV智能电视产品已经成型,在差异化的基础上,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性价比。  不过刘耀平也透露,从今年开始,公司不再对电视硬件产品进行补贴,将实施“跟随”战略。智能电视行业已经进入存量时期,未来将通过精细化、精准化运营,提高市场占有率,此前智能电视硬件成本主要来自面板,2017年面板疯狂涨价后,近期有所下跌,在这一基础上,暴风TV虽然不再对硬件进行补贴,终端产品不用涨价就会产生一定毛利。  对于暴风TV的经营状况,暴风TV的A轮投资方中航信托表示,暴风TV管理团队此时做出调整是合适的,作为股东相信经过一系列调整,未来的情况会好转。  值得注意的是,在暴风TV不放弃互联网电视这条路的同时,曾经的LeTV超级电视已经卷土重来,本月初,乐融发布了第五代LeTV超级电视超5
X43/X55,并称将冲击互联网电视第一阵营。此外,华为、一加等手机厂商也将切入电视领域。对于暴风TV来说,未来的竞争将越来越激烈。  家电分析师梁振鹏指出,彩电市场本身已经连续两年萎缩,暴风TV更是在2018年大打价格战,导致亏损加剧,影响了健康发展。“暴风TV的生产销售规模远远没有达到彩电行业的盈利平衡点。”  不过,正如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所说,未来智能电视的发展除了聚焦内容层面外,作为智能家居的交互中枢,互联互通、人机交互也是电视行业需要重点发展的方向。

再陷解散风波 暴风TV游走钢丝绳

近日,暴风集团旗下暴风TV爆出解散传闻,消息称暴风TV多名员工收到遣散通知,公司正式解散,且公司目前已经搬离原办公地点。

近日,暴风集团旗下深圳暴风智能股份有限公司陷入“公司解散”、“员工讨薪”的传闻中,尽管该公司已经发布公告解释称系部门调整、办公地址变更,但依然难掩其萧瑟之境。2015年,暴风集团成立暴风TV,加入当时激战正酣的互联网电视战局,但四年来,暴风TV表面风光,背后辛酸,由于电视业务的拖累,2018年暴风集团亏损高达10.9亿元。随着国内彩电市场萎缩,再加上华为等手机厂商的介入,暴风电视如今正游走在钢丝绳上,未来恐难觅新机会。

5月22日晚,暴风TV通过电话召开股东大会,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参加会议,暴风TVCEO刘耀平回应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公司并未解散,只是做了一些行业调整,公司原办公场地因合约到期后不再续约,公司新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

有消息称,暴风TV向员工正式发出“遣散”通知,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公司决定遣散所有员工,目前公司已搬离原办公地。另外,由于暴风TV亏损问题严重,还有网友爆料称其疑似因拖欠员工薪资,被员工拉横幅追债。

人员确实有调整

对于上述传闻,5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也联系到暴风公关部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出回应。北京商报记者也拨打了官网提供的服务电话,发现其服务正常。

此前媒体报道称,多位暴风TV员工称,他们收到了“遣散”通知,通知中提到总部正式发出通知,公司队伍解散。

之后,暴风集团发布澄清公告,称暴风集团关注到暴风TV解散等相关报道。对于上述报道,公司高度重视,经过对相关信息的核查,对暴风智能解散的报道予以澄清。

暴风TV原办公地址位于深圳软件产业基地的三诺大厦,近日该大厦贴出搬迁通知,目前暴风TV已经搬离该址。作为上市公司暴风集团旗下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之一,暴风TV解散的消息引起广泛关注。

公告显示,暴风TV系暴风集团控制子公司,暴风集团持有暴风TV22.6%的股权,暴风TV纳入暴风集团合并报表范围。2019年5月22日,暴风TV管理层与股东召开股东会,正视暴风TV面临的困难,对现状进行分析讨论,提出新的发展战略与对策,股东对管理层的工作表示支持。

“暴风TV所在的行业,是被众多巨头企业看好、且纷纷布局的行业。暴风TV已经在这个领域积累了一定优势,暴风集团不可能放弃如此有前景、而且已经做了大量投入,积累一定优势的业务。”对于传闻公司解散一事,暴风TVCEO刘耀平明确否定。

暴风TV业务仍在正常经营,为优化结构、控制成本,暴风TV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但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此外,暴风TV原来办公地址的租赁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暴风TV已经搬离该地址,新的办公地址已经投入使用。

“暴风TV公司目前还在正常运营,没有解散,也不会解散。”刘耀平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公司确实进行了缩编、裁员,但解散是不存在的,放弃业务也不是事实。刘耀平表示,此次确实对行政、人力,以及各大区销售人员进行了调整,但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人员并没有调整。

暴风集团强调,暴风TV不会放弃市场前景广阔的互联网电视行业,未来将通过精细化运营改善经营状况,目前暴风TV的融资事项仍在加紧推进中。

对于调整原因,刘耀平表示,一方面是基于对优化结构、节约成本的考虑。“通过这几年的建设,很多模块已经成熟,技术进步后用不了这么多人了,优化后的人员能够保障公司正常运营。”

对于调整原因,暴风TVCEO刘耀平在股东大会上解释道,一方面是基于对优化结构、节约成本的考虑。“通过这几年的建设,很多模块已经成熟,技术进步后用不了这么多人,优化后的人员能够保障公司正常运营。”另一方面,暴风TV电商业务发展较快,目前公司通过电商的销售收入占比已经超过50%,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后,线下销售人员减少,也进行了调整。目前暴风TV在全国各地都有员工派驻,其中深圳和北京较多。

另外,刘耀平介绍,暴风TV电商业务发展较快,目前公司通过电商的销售收入占比已经超过50%,“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后,线下销售人员不用那么多了,也进行了调整。”目前暴风TV在全国各地都有员工派驻,其中深圳和北京较多。

对于办公地址搬迁一事,刘耀平坦言,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原来在高大上的写字楼,搬迁后我们的办公成本可以大幅降低,节约了开支。目前公司位于深圳中国高科大厦7楼的新办公场地已经投用。”

对于办公地址搬迁一事,刘耀平坦诚,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原来在高大上的写字楼,搬迁后我们的办公成本可以大幅降低,节约了开支。”刘耀平告诉记者,目前公司位于深圳中国高科大厦7楼的新办公场地已经投用。

早在2018年7月,暴风TV便已曝出裁员。当时有报道称,暴风通过裁员50%自救。

不再对硬件进行补贴

暴风TV本是一个互联网智能电视开发商,主要提供暴风人工智能电视、暴风人工智能语音电视等产品。企查查数据显示,暴风TV成立于2015年6月,注册资本4244.3218万元,曾于2019年1月被列为被执行人;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暴风TV主要从事智能电视生产、销售,作为暴风集团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之一,暴风TV近年来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2018年暴风TV亏损达到11.91亿元,受此影响,暴风TV大股东、上市公司暴风集团去年亏损超过10亿元。

但暴风TV并没有为暴风集团带去利润,反而成为拖累。暴风集团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年报的数据中解释,暴风集团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于暴风TV的亏损。今年一季度,暴风集团营业收入为7120.5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1.6%;净亏损1749.5万元,上年同期亏损2954.17万元。

对于2018年的大幅亏损,刘耀平表示,主要是计提了相应的权益性投资减值准备、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存货跌价准备等资产减值损失;另外,互联网电视业务为了积累用户,抢占市场份额,营销推广力度加大,成本费用增加。刘耀平表示,此次调整后,公司的亏损会大幅减少。

对于2018年的大幅亏损,产经观察家、钉科技总编丁少将指出,暴风集团的问题和此前的乐视很相似,那就是缺乏自我造血能力、业务线太长,资本市场一旦有变,现金流断档,业务就格外脆弱。

据了解,2015年12月,暴风TV发布了首款互联网电视产品,目前其主打产品为AI智能电视。互联网电视行业对于资金充足性的要求较高,同时需要强大的供应链、内容支撑,目前包括传统电视厂商以及多家互联网公司在内的众多企业都在布局互联网电视,行业竞争激烈。

刘耀平表示,亏损主要是计提了相应的权益性投资减值准备、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存货跌价准备等资产减值损失;另外,互联网电视业务为了积累用户,抢占市场份额,营销推广力度加大,成本费用增加。“此次调整后,公司的亏损会大幅减少。”

“AI电视智能有良好的市场反应,用户开机率、活跃率都非常好,所以我们会把这个品类突出去做。”刘耀平认为,经过多年经营,目前暴风TV智能电视产品已经成型,在差异化的基础上,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性价比。

而暴风集团董事长兼CEO冯鑫曾自信地表示:“暴风TV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年和2021年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而2018年,将达到单个TV的盈利点,即单个用户的ARPU值超过获客成本。”然而,事实却未能如他所愿。

不过刘耀平也表示,从今年开始,公司将不再对电视硬件产品进行补贴,将实施“跟随”战略。“智能电视行业已经进入存量时期,未来将通过精细化、精准化运营,提高市场占有率。”刘耀平介绍,此前智能电视硬件成本主要来自面板,2017年面板疯狂涨价后,近期有所下跌,在这一基础上,暴风TV虽然不再对硬件进行补贴,终端产品不用涨价就会产生一定毛利。

此外,2018年冯鑫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他的目标是2018年暴风TV卖出200万台,到2019年就能进入大规模盈利的状态。但根据暴风集团此前回复问询函的公告,暴风智能电视2018年销量约70万台。

除暴风集团外,暴风TV多名股东代表也参加了今天的电话会。对于暴风TV的经营状况,暴风TV的A轮投资方中航信托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暴风TV管理团队此时做出调整是合适的,作为股东相信经过一系列调整,未来的情况会好转。

从2013年到现在,互联网电视经历了大起大落,公开数据显示,2014-2016年,LeTV销量分别达到了150万台、300万台和600万台,销售数据直逼一线阵营。

“暴风TV目前确实面临困难,现在很多企业都在面临同样的挑战,为了未来可持续发展不受影响,我们做了现在的调整。”刘耀平表示,通过此次调整,有信心让暴风TV的经营情况得到改善。

但在2019年一季度,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1202万台,同比下跌1.1%,零售额349亿元,同比下跌13.1%。很多互联网电视企业发展也陷入困境,微鲸变得低调起来,看尚已经没了声音,暴风TV大幅亏损。

“暴风TV目前确实面临困难,现在很多企业都在面临同样的挑战,为了未来可持续发展不受影响,我们做了现在的调整。”在刘耀平看来,AI电视智能有良好的市场反应,用户开机率、活跃率都非常好,所以暴风会把这个品类突出去做。经过多年经营,目前暴风TV智能电视产品已经成型,在差异化的基础上,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性价比。

不过刘耀平也透露,从今年开始,公司不再对电视硬件产品进行补贴,将实施“跟随”战略。智能电视行业已经进入存量时期,未来将通过精细化、精准化运营,提高市场占有率,此前智能电视硬件成本主要来自面板,2017年面板疯狂涨价后,近期有所下跌,在这一基础上,暴风TV虽然不再对硬件进行补贴,终端产品不用涨价就会产生一定毛利。

对于暴风TV的经营状况,暴风TV的A轮投资方中航信托表示,暴风TV管理团队此时做出调整是合适的,作为股东相信经过一系列调整,未来的情况会好转。

值得注意的是,在暴风TV不放弃互联网电视这条路的同时,曾经的LeTV超级电视已经卷土重来,本月初,乐融发布了第五代LeTV超级电视超5X43/X55,并称将冲击互联网电视第一阵营。此外,华为、一加等手机厂商也将切入电视领域。对于暴风TV来说,未来的竞争将越来越激烈。

家电分析师梁振鹏指出,彩电市场本身已经连续两年萎缩,暴风TV更是在2018年大打价格战,导致亏损加剧,影响了健康发展。“暴风TV的生产销售规模远远没有达到彩电行业的盈利平衡点。”

不过,正如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所说,未来智能电视的发展除了聚焦内容层面外,作为智能家居的交互中枢,互联互通、人机交互也是电视行业需要重点发展的方向。北京商报记者石飞月

来源:北京商报 图片来源:官方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