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进入收获期

【机械网】讯  2016年9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建设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的通知》提出,“各示范项目原则上应在2018年底前建成投产”。那么,2018年我国光热发电市场发展如何?首批示范项目的推进情况怎样?展望2019年,光热发电市场又该如何进一步发展?  日前在甘肃敦煌举行的2019年中国光热发电市场形势与应对策略峰会上,与会专家普遍认为,随着我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陆续并网发电,2019年国内光热发电行业将迎来关键节点,示范项目的实际运行效果将经受考验。  多个示范项目如期并网发电  自2016年国家能源局公布20个首批光热项目的示范项目以来,各路建设大军展开了光热发电的建设热潮,尤其是2018年光热项目建设进入高潮。据悉,2018年我国光热发电新增装机规模达到200MW。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孙锐表示:“2018年,对于光热发电行业来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在第一批示范项目中,有些项目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不得不退出,令人遗撼;有些项目由于资金等问题,不得不停止建设进程,令人惋惜;但是令人欣喜的是,还有很多项目克服重重困难,仍然在坚持建设,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令人鼓舞。”  据悉,2018年10月10日,我国首个大型商业化光热示范电站——中广核德令哈50MW光热示范项目正式投运,这是国家能源局批准的首批20个光热示范项目中第一个开工建设、并网投运的项目,也是我国首个大型商业化光热示范电站;12月28日,中国首座百兆瓦级光热电站首航节能敦煌10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并网投运,这是我国光热发电产业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事件,为我国光热发电产业的发展增添新动力;12月30日,青海中控太阳能德令哈50MW塔式熔盐储能光热电站一次并网成功,该项目的成功并网发电是对我国自主开发的塔式光热发电技术的验证,为我国规模化发展光热发电基地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撑。  “目前,首批示范项目建设进度虽然低于预期,但是应该明确发展光热发电的初心,即突出示范性。”在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霁雪看来,2018年,已并网投运的中广核德令哈50MW槽式光热电站、首航节能敦煌100MW塔式光热电站以及中控德令哈50MW塔式光热电站给予行业更多信心与力量。同时,从已建成项目和在建项目层面进行经验总结,为后续项目的成功实施与投运提供借鉴与参考。  孙锐也认为,通过第一批示范项目的建设,将会带动我国光热发电产业的快速发展,促进全产业链的完善和整体技术水平的提高,加快相关地区光热发电基地规划的编制工作,为后续项目建设奠定坚实的基础。  “尽管目前首批示范项目建设进展缓慢,但其示范作用更应得到重视。”王霁雪还认为,由于我国此前未大规模部署太阳能热发电项目,而光热发电具有初始投资大、技术风险高、各环节关联性强的特点,因此不应以示范项目的建成与否判定光热发电产业的成败。  光热发电优势明显  “我国光热产业的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目前还是一个小众技术,在全国各种可再生能源发展中规模是比较小的。这是由于产业优势尚未充分发掘,产业政策支持力度不足。”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徐晓东表示。  但是,光热发电具有其他可再生能源不具备的优势。徐晓东认为,光热发电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可以作为可控电源,是储能系统,并且在性质上与传统化石能源的电源非常接近,能为电网提供连续稳定的电力,进一步改善我国的能源结构。同时,在青海、甘肃、新疆和内蒙古等光照和土地资源充足的地区大规模建设光热电站可以带动风电、光伏电力的输出,从而带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随着近年来光热发电市场的发展,实现了技术的成熟和成本的下降。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峰举例说,首航节能敦煌二期100MW熔盐塔式光热电站相较于敦煌一期,在项目体量更大、各项参数要求更高的情况下,不仅组织和管理效率得到提升,降低了施工成本。同时,从项目单体测试、调试到现在所获得的各项参数看,敦煌二期定日镜、吸热器、控制系统、空冷系统等设备或系统性能均较一期有了较大的进步,并且其中部分设备的价格上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这背后,是设计优化能力、智能制造、规模效应等多种力量叠加带来的竞争力提升。”高峰表示,经过敦煌一期、二期项目的实践可以看出,熔盐塔式技术路线是可行的,并且在管理成本、制造成本等方面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并将带来单位电量生产成本的降低。  发电达成率或影响政策走向  与会专家介绍说,2019年,将是中国光热发电市场重要的拐点年,将有6个第一批光热示范项目完成工程建设并网发电,而后续示范项目也有望启动。  “2019年,光热发电行业关注的焦点应放在发电量达成率,并降低设备故障率。因为,示范项目的发电量达成率将会成为影响后续政策出台的重要指标之一。”浙江中控太阳能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建祥认为,“如果三个并网项目运行得很好,2019年将能够得到政府更多支持;相反,如果2019年六七月份,这三个项目发电量与实际差别比较大,即发电量比较低,2019年下半年想要获批示范项目二期,得到国家支持,或许会遇到比较大的问题。”  金建祥还表示,光热发电站应定位于灵活调节电源和基荷电源,有利于发挥光热电站的比较优势。  孙锐表示,2019年将是光热发电行业承上启下的一年,随着我国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的即将实施,中东部地区对可再生能源电力的需求将得到很大的增长。“在西电东送基地建设光热发电项目以替代燃煤机组作为输送通道的调节电源,可显著地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外送比重,对实现我国的能源转型战略发挥重要的作用。”  王霁雪说,如果第一批示范项目经过评估达到了比较好的效果,光热发电未来的发展将会走示范项目、集成开发、融合发展、走出去等模式。“希望2019年,最迟2020年,光热发电后续发展能在方式、路线、规模等方面要有清晰的路线,实现更好地发展。”(记者叶伟)【打印】
【关闭】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1

截至2018年底,共有3大项目总计200兆瓦的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建成并网,创造了我国光热发展最大规模的年度建成投运历史。

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峰介绍我国首座百兆瓦级光热电站首航节能敦煌10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示范项目。
首航节能供图 摄

业内预计,2019年又将有6个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建成投运。2018年底和2019年,我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进入收获期。

中新网兰州12月28日电 (记者 冯志军
杨艳敏)“我国光热产业的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目前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仍然比较小众,这是由于其优势未被大家看到,没有得到相当的支持。”原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主任、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徐晓东如是表示。

在新的历史时刻,光热行业话题的风向标已发生转向。在中国光热发电市场形势与应对策略峰会暨中国首个百万兆瓦级光热电站投运成果发布会上,光热项目建成后验收和运行成焦点话题。

2019年中国光热发电市场形势与应对策略峰会27日在甘肃敦煌举行。由CSPPLAZA光热发电平台、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和敦煌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此次会议,吸引了相关专家学者和新能源产业链的企业代表共300余人。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光热示范项目约四成2018年底前投运

徐晓东认为,光热发电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可以作为可控电源,为电网提供连续稳定的电力,在未来可以取代火电,进一步改善我国的能源结构。同时,在青海、甘肃、新疆和内蒙古等光照和土地资源充足的地区大规模建设光热电站可以带动风电、光伏电力的输出,从而带动我国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2016年9月,国家有关部门确定的第一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在2018年第三季度终于实现了初次收获。2018年10月10日,我国首个大型商业化光热示范电站———中广核德令哈50兆瓦光热示范项目建成并网。2018年12月28日,我国首个百万兆瓦级光热示范电站———首航节能敦煌100兆瓦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建成并网。2018年12月30日,青海中控太阳能德令哈50兆瓦塔式熔盐储能光热电站一次并网成功。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212月28日清晨,我国首座百兆瓦级光热电站首航节能敦煌10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并网投运。这是我国光热发电产业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事件,将为我国光热发电产业的发展增添新动力。
杨艳敏 摄

至此,在2019年新年钟声敲响之前,共有200兆瓦的第一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宣告完成。无疑,2018年成为我国光热发展史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

28日清晨,中国首座百兆瓦级光热电站首航节能敦煌10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并网投运,这是我国光热发电产业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事件,将为我国光热发电产业的发展增添新动力。

第一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共有20个,总装机容量1349兆瓦。CSPPLAZA光热发电平台主编胡喜鹏介绍说:“截至2018年底,建成投运项目200兆瓦,仍在建设的装机是350兆瓦,建设终止的是50兆瓦,尚未全面启动的为749兆瓦。”与会专家认为,虽然首批光热示范项目整体推进并未
达到政府与业界预期,但示范作用已经显现。

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峰介绍说,首航节能敦煌二期100MW熔盐塔式光热电站项目相较于敦煌一期,不仅组织和管理效率得到提升,降低了施工成本;而且定日镜、吸热器、控制系统、空冷系统等设备或系统性能均有较大进步,且其中部分设备的价格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据悉,除了以上投运的3个项目外,玉门鑫能50兆瓦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中电工程哈密50兆瓦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中电建青海共和熔盐50兆瓦塔式光热发电项目、乌拉特中旗100兆瓦导热油槽式光热发电项目、兰州大成敦煌50兆瓦熔盐菲涅尔式光热发电项目等共计350兆瓦示范项目正在加紧建设,预计2019年将建成投运。

“这背后,是设计优化能力、智能制造、规模效应等多种力量叠加带来的竞争力提升。”高峰表示,经过敦煌一期、二期项目的实践,证明熔盐塔式技术路线是可行的,并且在管理成本、制造成本等方面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将带来单位电量生产成本的降低。

“现在示范项目建设的实际情况,可能低于当时对于热电项目的预期,但是我们要从国家推动20个示范项目的初心来考量。当时光热发电项目在中国还从来没有大规模、一次性、多条路线同时铺开的经验,所以冠以‘示范’两个字,就是带有实验性质的,示范项目所采用的很多技术理念在当时全球并不多见,有很多还是首创。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孙锐认为,通过第一批示范项目的建设,将带动我国光热发电产业的快速发展,促进全产业链的完善和整体技术水平的提高,加快相关地区光热发电基地规划的编制工作,为后续的项目建设奠定坚实的基础。

从示范项目的名单可以看出,国家层面对太阳能热发电是本着创新发展和容错发展的角度来考虑的。从现在来看,示范项目在2018年底建成200兆瓦已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霁雪表示。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3图为12月26日,航拍镜头下的逾1.2万面定日镜以同心圆状围绕260米高的吸热塔,如同盛开在戈壁上的巨大“向日葵”。
杨艳敏 摄

北京首航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峰介绍道,首航节能敦煌100兆瓦熔盐塔式光热发电示范项目(敦煌二期)相较于敦煌一期10兆瓦项目,各种参数要求更高的情况下,实际施工时间比一期缩短了将近4个月,这也意味着在组织和管理效率上得到了有效提升,从而降低了施工成本。

孙锐表示,2019年将是光热发电行业承上启下的一年,随着我国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的实施,中东部地区对可再生能源电力的需求将得到很大的增长。在西电东送基地建设光热发电项目以替代燃煤机组作为输送通道的调节电源,可显著地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外送比重,对实现我国的能源转型战略发挥重要的作用。

“从项目的单体测试、调试到现在获得的各项参数看,敦煌二期的定日镜、吸热器、控制系统、空冷系统等设备或系统性能均比一期有较大的进步,并且其中部分设备的价格有较大幅度的下降,而这背后是
设计优化能力、智能制造、规模效应等各种力量叠加带来的竞争力提升。”高峰说道。

“目前,首批示范项目建设进度虽然低于预期,但是我们应该明确发展太阳能热发电的初心,即突出示范性。”在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霁雪看来,由于我国此前未大规模部署太阳能热发电项目,而光热发电具有初始投资大、技术风险高、各环节关联性强的特点,因此不应以示范项目的建成与否判定太阳能热发电产业的成败。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孙锐指出,通过第一批示范项目的建设,带动了我国光热发电产业的快速发展,促进了全产业链的完善和整体技术水平的提高。加快了相关地区光热发电基地规划的编制工作,为后续项目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王霁雪表示,今年,已并网投运的中广核德令哈50MW槽式电站和首航节能敦煌100MW塔式电站以及中控德令哈50MW塔式电站给予了行业更多信心与力量;同时,从已建成项目和在建项目层面进行经验总结,为后续项目的成功实施与投运提供借鉴与参考,也显得尤为重要。

“2019年,应该是光热发电行业承上启下的一年,随着我国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的实施,中东部地区对可再生能源电力的需求将得到很大增长。在已投运及建设的西电东送区域,建设更多的光热发电项目,替代燃煤机组作为输送通道的调节电源,可显著地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外送比重。对实现我国的能源转型战略将发挥重要作用。”他进一步表示。

光热发电项目验收和运维成为焦点

展望2019年,已建成的光热项目将迎来实际运行效果的检验,并可能影响未来市场发展走向;在建中的多个光热项目也将继续推进建设,2019年将迎来新一批商业化光热项目的投运。在光热发电示范项目陆续并网的喜悦氛围中,行业话题已开始转向对示范项目验收和运行的探讨。

“不管我们建成了多少,比例是多少,要按照国家的有关要求,要尽早对已并网发电项目的示范效果进行评估和公布,这是下一步行业发展的基础。”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副主任王霁雪表示。

“首航节能敦煌100兆瓦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并网发电之后,还有4个方面的主要工作:一是保证电站安全稳定连续运行;二是筹备后续竣工验收工作;三是开展运行后评价工作;四是与电网公司一起
在风电、光伏的混合调度方面做实验。”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惠超介绍说。

“建立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推动国内产业链的发展,二是培育系统集成商。示范项目验收要从这两个初衷来考虑。”中国电建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新能源工程院总工程师周治指出。

“对于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的验收不能等同于常规电站的验收规程,应该是从推动行业发展的角度来制定验收标准。要考虑光热示范项目建设的完整性,各个系统是不是都按照示范性项目申报的内容建设完成;要评估整个系统的投入性,即项目能不能顺利投入到运营中。不需要所有指标都面面俱到,而是要关注一些影响运行的重点指标和事项。”

中电工程华北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新能源工程事业部总经理田增华说,“我国商业化光热电站运行经验不足,因此光热电站验收要关注于电站的整体调试工作。调试是运行的前提,在调试阶段能发现运行中可能存在的问题,要让后期参与运行的人员提前介入到调试阶段工作,了解这个项目在调试过程中的具体操作。”

浙江中控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建祥表示:“运维中重要的一点是系统优化。一个电站刚开始运行的时候是以确保设备安全为前提的,相对来说浪费是比较严重的,因此后期优化的空间是比较大的。

熔盐塔式光热电站的运行一共有超过20个环节,这20个环节都会影响发电的效率和发电量,每个环节都有优化的空间。经我们初步测算,如果优化做得好,现有情况下增加5%~10%的发电量都有可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