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巨头陷窘境,连亏8年、变卖资产、转型不利,何去何从?

导读:  在深圳南山区高新园内,家电制造巨头康佳、创维、TCL三栋大楼遥遥矗立。然而这三家企业的创始人陈伟荣、黄宏生、李东生也曾是同班同学。他们被命运捆绑在一起,用…  在深圳南山区高新园内,家电制造巨头康佳、创维、TCL三栋大楼遥遥矗立。然而这三家企业的创始人陈伟荣、黄宏生、李东生也曾是同班同学。他们被命运捆绑在一起,用不同的人生轨迹,缔造了不同的传奇。  如今,面对风云变幻的家电业和已悄然生变的消费市场,家电企业不约而同地开始了新一轮变革。它们均在求“变”,只是不同的是,它们发展轨迹不同,变的方式也不尽相同。  2018年伊始,几乎在同一时间,康佳和创维宣布了其新一轮变革和转型战略。  身为国企,康佳的此轮变革显得更声势浩大。结合混改,康佳将彩电业务独立,同时提出向芯片、环保等产业加速进军的口号。而创维内部暗流涌动,几次人事变动传递出其新旧班子交替的信号。创维也开始向厨电、智慧制造等高利润领域大肆扩张。  实际上,不仅是创维、康佳,很多老牌家电企业都在近几年陆续开始自我转型。长虹很早就开始国企改革,业务转型。去年70后、80后人员在长虹系各个公司大规模上位,引发一轮高层换血。而TCL也在调整之中,内部高层变动不断。TCL已剥离30多个公司,将自身打造为以华星半导体显示产业为核心业务的资本市场平台。去年李东生亲自上阵整合手机业务平台——TCL通讯。李东生近日也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自己已在培养接班人。  彩电巨头选择在这个时期巨变,特别是在今年加快脚步,是有其根本原因的。当下,市场竞争激烈、原材料上涨、技术迭代加快、消费升级均倒逼彩电制造企业变革。同时,众彩电巨头均在近年提出了自己的千亿梦。然而,彩电硬件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企业要想再做大,就必须寻求新的支柱产业和更高的利润空间。  “大跨度”转身的愿景很美,但也压力重重、风险巨大。回看环保、半导体、新能源汽车,哪一个领域不是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撑、持续的研发能力和专业的技术支持?  家电巨头转型任重而道远,在关键时期,虽动作不能滞缓,但也不可过于急切。家电企业要真正实现“大跨越”,警惕“大跃进”。

  一群人,与一个行业,30年命运罕有地交集在一起

图片 1

和讯网10月31日讯
1977年,广州的华南工学院迎来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学生。当时不会有人想到,未来30年内中国家电领域叱诧一时的领军人物很多出自无线电系无线电技术专业班:李东生、黄宏生、陈伟荣,盛极之时,他们带领的三家公司的彩电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40%。此外还有梁伟创办的德生电子公司曾是中国最大的半导体生产企业之一。

原标题:一代巨头陷窘境,连亏8年、变卖资产、转型不利,何去何从?

  这个班的同学,从1982年毕业各自回乡,到1989年李东生、黄宏生初始创业,他们个人的命运基本与这个行业的命运融为一体,从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到李东生折戟欧洲、黄宏生获罪入狱,中国的家电业也历经了飞跃发展、价格血战、被迫扩张等种种起落。

曾几何时,一户家庭如果能够拥有一台彩电,将备受羡慕,而如今,彩电似乎正在逐渐被人“抛弃”。越来越少的人使用电视机看电视了,都在使用手机和电脑,与此同时,家电业也经历了几次变革,导致一些老牌彩电品牌陷入窘境,而康佳就是其中之一。

这班人基本是在大学毕业后蛰伏了7年才开始创业的。1989年李东生担任TCL通讯设备公司总经理已经是第四年了,当时他主持的TCL电话机产销量已雄居全国同行业第一;当然,这并不是后来的TCL集团。

康佳集团是中国改革开放后诞生的第一家中外合资电子企业,成立于1980年,至今已有39年的历史了。曾经创维、康佳、TCL被称为中国彩电三巨头,尤其是康佳,在辉煌时期,销量排名全国第一,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康佳这个家电界曾经的王者,发展之路却越来越难走了。

 
最值得说的是班长黄宏生,毕业进入华南进出口公司工作,三年后成为公司历史上最年轻的常务副总经理。1988年,已官至副厅级的他辞去公职,筹集5万元创办了一家生产遥控器的小工厂,第二年,这家工厂在香港注册成立,取名创维。

当年,陈伟荣和TCL李东生、创维黄宏生被称为“华工三剑客”,他们都涉足彩电业,在毕业之后,陈伟荣被分配到广东光明华侨电子工业公司,这家公司就是康佳的前身。在这里,陈伟荣从技术员,一步步晋升为厂长,最终成为了康佳集团的总裁。陈伟荣见证了康佳众多发展历史时刻,有着很大的贡献。

  有一天,李东生路经香港,跟黄宏生碰面,两人谈及各自行业都规模偏小,缺乏扩张性。李诡秘地说,“我现在看中了一个新行业。”黄顾盼四周无人,低声说,“是不是搞彩电?”两人相视大笑,很快,TCL和创维都转型到彩电制造业。

1991年,在陈伟荣的主导之下,康佳完成了改制,成为了一家中外公众股份制公司,时隔一年时候,在深圳上市。在进入资本市场之后,具有央企背景的华侨城集团为第一大股东。有了资本作为后盾,康佳也走上了快速扩张之路,与此同时,陈伟荣非常注重研发,曾几何时,康佳拥有的彩电技术专利,位居全国第一。

  那时的陈伟荣,毕业分配到深圳康佳电子公司,后到日本留学两年,回来后任命为总经理助理,主管公司的彩电生产业务。此时,后来的彩电业三巨头初露端倪。

1999年,康佳超越长虹,成为行业老大,它旗下的产品,不仅涵盖家电领域,还涉足电子领域。随着家电行业的发展,竞争也日益激烈了,TCL、创维也加入到了家电之争中,成为了康佳的劲敌。而长虹被康佳反超之后,也并未一蹶不振,而是想方设法的“打败”康佳,于是打起了“价格战”。

  还有梁伟,毕业后,先在广东省气象台工作,后来调入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华南分公司。1988年一家收音机出口加工厂“迪桑”诞生了,梁伟是厂长。

2000年6月,康佳、TCL和创维三大彩电巨头形成价格同盟,价格战让康佳获取了相当高的市场占有率,但是也带来了价格战的恶果。2000年,康佳全年实现营收90亿,净利润仅2.2亿元。最终,在重压之下,将康佳带上巅峰的陈伟荣被迫黯然离场,或许,从那时候开始,注定了康佳往后的命运。

  成功

在陈伟荣出局之后,身为康佳第一大股东的华侨城,也传出出售康佳股份的消息,但是,康佳作为知名企业,股份不可能轻易被卖掉,于是,争议不断。在纷纷扰扰之中,康佳迎来了国内彩电行业的洗牌期,但是由于没能跟上步伐,迫于业绩压力,转型房地产行业,希望房地产的暴利,能够让康佳的业绩有所回升,然而,却走错路了。

  随着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过渡,上世纪90年代初,家电制造业突破了定点生产阶段,整个行业也由此进入全面快速增长阶段。家电产业的高利润率吸引了众多厂家参与,家电品牌数也急剧增加,到1995年达到高峰。

康佳失去了技术转型的最佳时机,同时内斗不断,让康佳的发展出现疲态。2015年康佳遭遇历史最大亏损,净利润同比下滑2488.32%。此时,康佳才幡然醒悟,不得不选择自救,在2014年和2016年,分别和腾讯、阿里合作,尝试互联网转型之路。

  1996年底,李东生出任TCL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同年收购陆氏彩电,1997年TCL与河南美乐集团联合成立河南TCL-美乐电子有限公司……李东生将资本技巧运用得炉火纯青,把TCL从一个地方小企业发展成为一个全国知名的公司。

展开全文

  1996年,黄宏生推出了国内首台多媒体彩电,黄宏生正在按照上学时所计划的做中国索尼的思想实践。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康佳的转型之路,并未彻底的改变康佳的窘境。据悉,康佳已经连续亏损8年了,在2011-2018年的时间内,康佳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11亿、-0.59亿、-0.69亿、-4.57亿、-11.29亿、-2.83亿、-0.97亿和-7.95亿元。截至2018年末,康佳主营业务产生的亏损累计达30亿元。

  1996年以及今后的两年,陈伟荣使康佳在中国电子百强排序中名列第四。

业绩上出现亏损之后,康佳也积极采取措施,然而,令外界没有想到的是,康佳竟然是变卖资产续命。在2017年,5月,康佳宣布出售旗下映瑞光电科技(上海)有限公司22.935%的股权,8月,康佳转让持有的康侨佳城70%股权,同时将位于上海市虹口区的三套房产挂牌转让。9月,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昆山康佳电子有限公司51%股权。

  1996年起,中国收音机产业原有的格局又因为梁伟和他的已华丽转身的“德生”的崛起而再次改变。

而这些被卖掉的资产,对于康佳来说,还远远不够。2018年,康佳继续卖卖卖,分别将深圳市前海青松创业投资基金企业和昆山康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挂牌出售。2019年上半年,康佳集团转让南京康星科技产业园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股权,又先后出售深圳市康佳壹视界商业显示有限公司和滁州康佳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

辉煌

康佳抛售资本,不仅仅是为了弥补亏损,也是为了转型,多年来的亏损业绩,逼迫康佳不得不转型,然而,转型也需要资金作为支柱,所以,康佳只能卖掉资产,来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此前,康佳发布公告称,将剥离传统家电重资产业务,选择孵化新产业。然而,新业务的增长,并未达到预期。

  进入21世纪的头两年,家电业的发展可谓进入最后疯狂。2001年,TCL彩电跃升至全国彩电第一品牌;2002年,TCL手机在中国市场排名第3,位列国产手机首位;2003年5月,TCL集团以319亿元销售收入排名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第4位;2004年1月,TCL集团实现整体上市,李东生个人资产达到12亿元。

从2017年以来,康佳涉足多个领域,可谓是多面开花,逐渐减少对于主业的依赖,据悉,为了建设五大科技产业园,康佳还需要投入430亿,康佳甚至还表示“目前已实现转型升级战略逐步落地”,不过,根据康佳披露的数据,2018年新业务的毛利率只有0.99%,与同期彩电业务12.16%的毛利率相比可谓是少的可怜,由此可见,康佳新业务并未带来显著的盈利,尚未摆脱对主业的依赖。

  2000年,创维首家推出液晶背投大屏幕电视。同年,创维在香港主板上市,募集资金10亿元;2001年,创维彩电销售额突破70亿元大关,进入中国彩电业前三名。

除了转型不利之外,康佳还存在负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康佳的负债率高达75.7%,这是因为康佳为了转型,花了不少钱,仅2018年一年,就出资成立了23家公司,那么康佳钱从何来呢?那就是卖资产,而变卖资产获得资金,根本不够挥霍的。截至2019年上半年,康佳固定资产仅剩22亿,而待支出费用却高达27.8亿,显然,入不敷出了。

 而陈伟荣从工厂技术员、厂长、集团公司助理总经理、董事副总经理到董事总经理,已快要走完他的康佳人生。七年总裁生涯,他把康佳从行业第57位带到第2位。

如今,康佳,这一代巨头,就像是一艘迷航的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病急乱投医,却导致资金承压,危机恶化。其实,康佳的现状,也是很多老牌企业的发展缩影,曾经辉煌,却在行业的更迭中,逐渐掉队,期待康佳能够逆转局面,重创辉煌。

  这时,
Internet时代已经初露端倪,电视已在悄然寻找抗衡之术,“四十不惑”的梁伟和他的德生依然坚守着,2000年,HAM-2000投产,出口欧美发达国家,同时被国内许多电台以及越南国家电台作为监听产品。而此时几乎所有传统的收音机品牌都已走向黯淡或者转向新的领域。

  没落

  由于产品研发的薄弱导致核心技术的缺失,使产品附加值越来越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而减少。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高峰期过后,家电制造业迅速脱去了浮华的外衣,虽然产销量在不断扩大,但利润率却直线下降,由鼎盛时期的30%一直下降到如今的1%至3%。与此同时,整个产业逐渐告别混乱时期,在不断升级的洗牌大战中得到整合。

  曾因为受益于行业景气度,积累了大量资金的企业纷纷走向多元化。然而多元化经营不善,对一些企业的主业造成拖累。

  2001年,中国家电制造业的首次行业性危机爆发。家电制造业企业的亏损面之广、亏损幅度之大,可谓史无前例。为应对危机,国内家电制造业企业普遍进行了调整。从那时至今,国内家电业经历了价格战、原材料涨价、零售商的竞争、反倾销、专利权纠纷等一系列困扰……

  此时“出海”成为国内家电制造业企业的共同选择,但又遭遇各种贸易和非贸易壁垒。

  2002年,TCL迈出了国际化的第一步,820万欧元并购德国施耐德,成为在当地的第一家中国制造企业。2004年,李东生同时整合两个亏损大户法国汤姆逊公司彩电业务与阿尔卡特全球手机部门,收购给TCL带来了2005年、2006年连续2年的糟糕业绩。低估国际化的困难,没有一支国际化的管理团队,李东生和他的TCL过长的战线让他千疮百孔。

  另一个悲壮的人物是黄宏生,他2005年获罪入狱。

  陈伟荣的转型可谓最快。他果断从康佳抽身,2007年12月21日,宇阳控股于香港联交所上市,大股东、宇阳控股董事局主席是陈伟荣,公司是手机行业的细分龙头。

  熬苦

  从2007年以来,彩电行业启动全面转型,CRT电视衰退逐渐成为趋势,超薄宽屏成为了市场的主流。而彩电厂商与内容商的合作,也预示着彩电正完成核心价值链的转变,继而向高附加值环节进行转移。创维酷开电视使电视具备了非电视以外的直接内容娱乐功能,推动从“看电视”到“用电视”再到“玩电视”的转变。“TCL”被重新诠释为“The
Creative
Life”。彩电制造商们甩开了网络运营商,直接与特定的内容服务商牵手,由内容服务商直接给电视机提供娱乐、新闻、天气等内容。

  无论每一个人有着怎样不同的命运,但把他们放在中国30年巨变的大背景下,则有着更多的相同或相似,正如他们都已年过五十的年龄。陈伟荣说:“我们这代人最关键的特点是能熬苦。我们每年新来的大学生我都要给他们讲话,每年我都说,你们中四分之一熬下来跟我干就行了,做制造业就要能熬苦,要有耐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奥门新浦京电子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